顾云言

关于更文

我开学啦,高二,美术生,想对得起父母给的一切和自己的青春,重要的是想考一个好一点的大学,离角儿们更近一点,所以,写文这事就只能先缓缓啦,抱歉啦,半个月放一次假一次一天半,所以只能趁放假的时候更文啦,抱歉

『龙龄』You(=l)

张九龄头疼的看着面前发疯的旺仔牛奶,心里再三告诉自己“忍住!忍住!他是你师弟!”但是好像还是没有太好的效果,张九龄还是想动手打死他,今天8月19号,对于大部分人是平平常常的一天,但是对于小部分人来说是有些重大意义的一天,Bigbang成立十一周年,他已经自嗨了一路了,昨天晚上的演出已经很累了,还摊上个这货,张九龄表示他想妈妈了………

    王九龙还丝毫不知自己的师哥已经准备打死自己了,看着张九龄疲惫的脸庞,王九龙决定还是自己嗨就好了不要打扰老大休息,我可真是个贴心的楠朋友啊!即使精力无限,但是嗨了一会儿的九龙同学表示自己有点困了,刚准备休息一会,看见车窗外的大雨,想了想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件大外套盖在了已经睡着的九龄身上,又把睡着的人圈在自己怀里满足的闭上了眼…………

    张九龄醒过来的时候,外面还在下着大雨,自己被一种莫名的力量锁住了,张九龄第一反应就是“卧槽,高铁上还有鬼压床!”然后往身旁一看,王九龙正抱着自己睡得正香,自己身上还盖着他最喜欢的那件外套,因为自己的动作还不满的皱起了眉头,嘟囔着往自己的颈窝凑,张九龄笑了笑,想起了前两天王九龙让自己听过的一首歌,其他的记不清了,只记得一句“亲爱的,我是有点耍赖……但我一拥抱你,你就会融化了。”可能就是这样吧………

     王九龙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到北京了,张九龄一脸嫌弃的看着他“儿子,流口水了!”“哪有?哎呦!”“怎么了?”“手麻了!”下了高铁,还在下着小雨,王九龙把两人的行李装上车,看着撑伞的小黑总,笑的灿烂的揉了揉九龄的头,换来一巴掌打在了手上“你们九字科的捧哏都爱动人头发是不是?”“那得看是谁!”“滚!”“来吧!”“干什么?”“牵着你的手,防止你把我忘在车站啊!”今天也是情话技能满满的楠朋友呢!





『桃林』昨夜星辰恰似你(四)

午膳,张云雷慢悠悠的走到了未央宫,看着满面春风的陶阳,戏谑道“云圣公子这是心想事成了啊!”郭麒麟一拍筷子,红着脸吼道“吃饭,饭都堵不住你的嘴!”“大楠不是还没回来呢?急什么!太子殿下这是害羞了啊!”“好了,辫儿哥,你就别拿他开玩笑了。”陶阳含着笑制止了斗嘴的两个人,“大楠呢?”“还没回来。”“嘿,往前我稍微回来晚一会儿,就抱怨饿到自己了,今天怎么回事?”“一会还带一个回来呢!”话音还未落,王九龙就走了进来“说什么呢?”“说你呢!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国舅爷拿着筷子敲着桌子看着进来的王九龙,“我跟九龄去御花园逛着玩了。”“微臣参见太子殿下,张国舅,云圣公子。”张云雷这才看见后面还有一个人,挥了挥手“免了,这位是?”“微臣礼部侍郎张九龄。”陶阳悄悄凑近张云雷耳边“你大外甥给你拐回来一个当朝三品官员的外甥媳妇。”“原来如此啊,坐吧!”张九龄看着面前的三个人直勾勾的盯着自己,有点不知所措,尤其是国舅爷,一双好看的桃花眼笑眯眯的望着自己,突然有一种自己是只宠物,被人盯上了一样,旁边这个傻子吃的欢快,有点想踹他一脚,张云雷看着王九龙,心里暗叹一个外甥勾搭了当朝官员,另一个外甥被勾搭走了,造的什么孽啊?换了公筷,夹了一筷子八宝野鸭放置了张九龄面前的盘子里,“谢国舅!”眼看着张九龄就要站起来,张云雷忙挥手“坐,在这没什么太多规矩,你以后跟大楠一样喊我老舅就行!”“臣,臣遵旨。”一旁碎嘴子的太子殿下按耐不住的接话道“你喊他张小辫儿就行!”“郭麒麟我看你是要挨打!”阿陶打圆场道“好了好了,每天吃饭都吵,九龄,你也别太见外,在这也没什么规矩,也别太子殿下,云圣公子的喊着了,唤我阿陶就行!”“本太子准许你喊本太子大林!”“诺。”张九龄看着面前的几人,笑了笑,好像莫名就被拉到了他们的圈子里了呢,但是,感觉还很棒……

    只顾埋头苦吃的世子殿下终于抬起了头,眼巴巴的看着自己老舅,张云雷被他一盯,凶巴巴的说“看什么看,每次都这样!自己够不到啊!”一面伸手拿过一个小碗,站起身,舀了小半碗的罐煨山鸡丝燕窝,放在了这位大龄大龄儿童面前,吃饱喝足的世子殿下表示不想在大中午的回长禧宫,扭头看着面前看书的陶阳,陶阳笑道“九龄,你可要看清你旁边这个人有多会耍无赖!”“阿陶!”看着面前撒娇的大个子,陶阳无奈道“真真的拿你一点办法都没有!”话还没说完,太子殿下就跳了出来“回你的长禧宫,留在这我怎么办?我还有一大堆计划没实施呢!”“重色轻弟!”世子殿下留下这么一句话就拉着张九龄回了长禧宫,路上,张九龄问道“我看你们几个用膳时都没有侍女在一旁?”王九龙挥了挥手“老舅说,那样吃饭吃的他不自在,又不是残疾了,干嘛非要人伺候,就把人全撤了。”“太子殿下和云圣公子?”“你呀!说了不用太见外,直接喊名字就行,估计阿陶是把大林骗到手了,大林这个四肢短小,头脑简单的家伙还不知道自己是被骗的那个!”“我有点听不懂!”“大林就是你们看着有太子的气势,在我们四个里面就属他笨,阿陶才是那个切开黑的人,打小什么坏主意都是他出的,什么把丞相公子推下水,恐吓锦王世子都是他出主意我们实施!”“我感觉跟你们在一起好危险,我想回家了………”“回家,好啊,我们去要赐婚的圣旨吧!”“死去,谁跟你说的回你家!”“没事,反正迟早都是要回我家的!”张九龄看着面前的意气风发的少年,心里有说不出的苦涩,大楠,你可知道,我们两个是不被世人所接受的,他们甚至是厌恶,你和我,云圣公子和太子殿下,还有国舅爷和杨将军以后面临有多少,我们都不知道啊…………

『桃林』昨夜星辰恰似你(三)

太子十六岁那年,情愫暗生,也没有心仪哪个大臣家的小姐,而是朝夕相处的陶阳,每天看着老舅和那个小将军在打闹,郭麒麟总觉得心里堵堵的,一是觉得老舅不关心自己了,二是不知道自己和陶阳什么时候能和他们一样光明正大的牵着手在皇宫里“为非作歹”,想着想着,就不知不觉跑到了未央宫门口,还未进去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嬉闹声,叫住了旁边的宫女问道“怎么回事?谁来了?”“回太子,是武安侯世子来拜访公子,两人正在踢蹴鞠。”“孤知道了,退下吧。”“诺。”走进未央宫里就看见两人跑的欢快,还没有楞过神,就听见“表哥,看球!”微微一侧身,撩起长袍,接住了球,朝着陶阳踢去,三人闹了有小半个时辰,才坐下还没喝上一口茶,就被王九龙拉去了寿和宫,三人跟做贼一样缩在柱子后面,郭麒麟低声骂到“王九龙,你要死别拉我跟阿陶一起啊!被父皇知道,少不了要挨骂的!”王九龙扭头回瞪道“闭嘴!郭麒麟咱们也要死一起死!今天怎么还没出来?按理来说,该出来了啊!”话音还未落就听见身后传来一句“世子,您是在找臣?”三人惊慌扭头,看见一个男孩在他们身后笑着,“微臣张九龄参见太子殿下,云圣公子。”“免礼!”“世子找臣可有要事?”“没有,只是看看这寿和宫的景色……”“微臣进宫时,看见这皇宫景色优美,不知世子可有时间陪微臣观赏一下这皇宫景色?”“有,表哥,阿陶,我中午带九龄回宫吃饭,记得给老舅说一声!”“微臣告退!”两人慢悠悠的就朝御花园走去了……留下太子殿下在原地发呆“回宫吃饭?这不应该叫赐膳么?我怎么听出来了一种带媳妇回家的感觉?阿陶!你去哪?”“回宫给老舅说他的大白外甥给他勾搭回来一个正三品的外甥媳妇!”“阿陶,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今天刚知道。”“他俩怎么回事?”“刚刚我们碰见的是礼部侍郎张九龄,四年前的状元郎,名动京城,十二岁就获状元,义父和师父都非常欣赏他的才华,虽说状元郎都是天子门臣,可他不一样,他可是货真价实的天子徒弟,义父经常宣他进宫,大楠一天天的没事干就跑去寿和宫,一来二去的,两人就熟识了,至于后来,我就不知道了,但我知道一点,义父是知道他们两个关系的,而且义父好像还很认同。”郭麒麟愣了愣,若有所思的在想些什么……

    回到未央宫,陶阳端起茶杯,看着魂不守舍的郭麒麟,笑了笑,呷了一口茶,伸手拿起一块桃花糕,塞到郭麒麟嘴里,调笑道“怎么了?你不会也心仪张九龄吧?还是你心仪大楠?”“去去去,我不喜欢黑的,而且我不喜欢比我高的。”“那你喜欢我么?”郭麒麟被嘴里的桃花糕呛了一口,拿起茶杯就往嘴里大口灌茶“大林哥哥,你还没回答我呢?你喜欢我么?”“喜……喜欢……喜欢啊…”太子殿下端着茶杯的手微微颤抖着,耳根红的有点不自然,陶阳满足的端起茶杯,“我也很喜欢大林哥哥呢!”郭麒麟惊喜的放下茶杯扭头看着一旁的小崽儿,“阿陶,你刚刚说什么?”“我说,我也很喜欢大林哥哥呢!”太子殿下慌得手不知道该放在哪里,还没意识过来,就被一双温暖的手捂住了双眼,嘴上传来温润的触感,让人感觉有点不真实………

    御花园里,张九龄和王九龙在亭子里坐着,看着游来游去的锦鲤,王九龙看着这一池的水,笑着说“要不是这池鱼,可能我现在还不知道你呢!”“嗯?”“十二那年,太傅带我来这里钓鱼,我闲无趣偷偷跑了,想了想也没地方去,就去了寿和宫,在寿和宫画画,结果碰见了你……”“对!堂堂武安侯世子画的画丑出天际,还得意洋洋的送给了我,让我好好珍藏……”“丑么?”“丑!非常丑!”看着面前失落的世子殿下,张九龄叹了口气,揉了揉头,飞快的在他嘴角啄了一下,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看着一池锦鲤,只是耳朵有一点点红而已………

    宫外,看着身后一直跟着的小将军,国舅爷停下了脚步,扭头笑道“小眼吧叉的,你准备跟我到什么时候?”“国舅爷您说的啊,让我一直保护您!”“行了,我要回宫了!你先回去吧。不然一会儿王九龙又该嚷嚷着饿到他了。”杨九郎愣了一下,和武安侯世子一起吃饭!等一下,他们两个?想起了前两天武安侯世子出宫来找云雷,两个人腻歪的不像样子,他们在一起吃饭,怎么宫里就这么缺桌椅,吃饭还要在一起吃!“那你回去小心点啊!”犹犹豫豫开了口,一下子被气笑的国舅爷指着宫门“你都把我送到宫门口了,我还要小心什么?”“那您回去吧,明天微臣还在这里等着您!”张云雷点了点头,还没往前走两步,就感觉背后被人盯着,无奈的扭过身,拉过杨九郎往旁边的小巷子钻了进去,狠狠地亲了上去,半晌,国舅爷才慢悠悠的从小巷子里走出来,挥了挥衣袖进了宫门……………


『桃林』昨夜星辰恰似你(二)

    德云六年,太子郭麒麟六岁,正是闹腾的年龄,当今天子膝下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平日里只要不是闹腾的太过分,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平日里也有于太傅管教着,前朝后宫都一片安详,德云八年,天子外出巡游,捡回来一个小团子,认为义子,起名陶云圣,整个偌大的皇宫里,只有四个小家伙为非作歹,国舅爷张云雷算是辈分最大的了,脑袋后面留一长生辫儿,他们四个一吵架,郭麒麟就手舞足蹈的喊着“张小辫儿,好家伙,没见过太子打人是吧?”“闭嘴,喊我舅舅!没大没小的”凭借着强大的身高优势一把摁住了当今太子,“表哥!等我来救你!”这是御国长公主唯一的儿子,王九龙,武安侯世子,武安侯为国捐躯,长公主遁入空门,留下年仅三岁的世子,天子不忍心外甥自己在武安侯府生活,做主接进了皇宫与太子一起作伴,“辫儿哥,你松手,大林哥哥都不长高了!”说这话的便是天子义子陶阳了,听了这话,张云雷想了想还是松开了手,万一真不长了可咋办?郭麒麟不满的摸了摸头发,气呼呼的说“你才不长了,我这不是等你一起长呢?”“好了,大林哥哥我们去御花园玩吧!”“走吧!”四个人就这样疯疯癫癫,吵吵闹闹的度过了幼年时光……

     这些年四个人也一直住在未央宫里未曾分开过,不知不觉几人都慢慢长大了,国舅从未央宫里搬出,住于永寿宫,世子搬去了长禧宫,太子搬至景福宫,未央宫到最后只剩下了陶阳,国舅爷张云雷原本就长郭麒麟王九龙四岁,长陶阳五岁,所以早早的领了差事,在皇城内瞎逛,每次外出归来,都会给自家外甥带回来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然后偷摸着从外面买一堆零食给九龙,给陶阳带几本戏本子,郭麒麟还总是抱怨“张小辫儿,你每次给他们带的都是他们喜欢的,你给我带的那都是什么啊!”“说了多少次了,喊舅舅,我给你带那些怎么了?”一巴掌呼到外甥头上,可能劲使大了,疼的郭麒麟呲牙咧嘴的,摸着自己的头抱怨“怎么了?你这次回来带只兔子怎么回事?”“给你养啊!”“我!哎呀!不跟你说了!我去找小崽儿了。”“正好我就不在跑一趟了,这是小崽儿要的戏本子,还有这有一包桃花糕你带过去你们俩分着吃了,我等了大半天才买到的!”“知道了!”话音远远的传了过来,张云雷笑了笑,拎起了剩下的桃花糕晃到了长禧宫,伸脚踹门,“王九龙,你老舅回来了!”“国舅爷,世子不在这里。”侍女在一旁回答“那他去哪了?”“回国舅,世子去和于太傅钓鱼去了。”“行了,我知道了,这桃花糕你放至屋里,等世子回来交给他。”“奴婢知道了。”

     张云雷回到了永寿宫,从怀里摸出一个玉佩,看着上面的纹路“杨九郎?本国舅记住你了!”王九龙在御花园也呆不下去,趁着于太傅钓鱼的时候,偷摸溜走了,想去陶阳那里,但想了想,每次一去郭麒麟那个碎嘴子的都在,想想都头疼,去老舅那?算了,还是瞎逛逛吧,御花园哪里他都熟悉,真是无趣!世子爷表示准备去自己亲舅舅那里闹腾。舅舅表示“你可千万别来!”但是这是没有用的,世子爷还是大摇大摆的走到了寿和宫,伸手打发了准备通报的太监,看见自家舅舅没个正行的晃着腿看着戏本子啃着鸡腿,世子表示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于是寿和宫里就出现了一个小黑胖子看着戏本子晃着腿笑着,一个大白胖子,拿着毛笔在纸上瞎画着什么,画完后还自我感觉良好的从桌子上挑了一枚顺眼的印章盖了上去,然后把这张画满足的塞进衣服里,重新拿张纸,开始画起来……………

    未央宫里,太子躺在陶阳腿上,满足的看着画本子,还时不时的叫着“阿陶,我要吃桃花糕~” 陶阳一手拿着戏本,一手从桌子上拿一块桃花糕,塞进当朝太子的嘴里,“阿陶,我渴了~”陶阳端起茶杯呷了口茶,慢悠悠的说道“自己爬起来喝,我端着茶往你脸上倒是么?”郭麒麟坐起来,接过茶杯,喝了半杯,又重新倒了下去看着刚刚没看完的地方,陶阳笑着摇了摇头,接着看着那本不知道看了多久的《西厢》……………

『桃林』昨夜星辰恰似你(一)

据北辰史记记载,德云二十六年,太子麒麟登位,改年号麒麟,后人称其为文昭帝,文昭帝治国有方,内政修明,世人称为“文昭盛世”文昭帝一生无后,仅有一弟,封为
汾阳王,麒麟六年冬,蛮夷大举进攻北辰国,守边大将阎鹤祥战死,帝大怒,命镇国将军杨九郎带兵出征,军内有鬼,将军大败,国舅跪于广陵宫三日,帝无奈,封国舅平西王带兵支援镇国将军,永安候为副将一同前往,历经六月之久,北辰胜,虽胜,但伤势惨重,永安候王九龙薨,帝听闻,大悲,礼部侍郎张九龄自此下落不明,平西王昏迷三月之久,先帝义子陶云圣封文王,封地锦城,闻永安候薨,于锦城入皇城,居于未央宫一月之久,文王自幼体弱,闻此大悲,日渐消瘦,回天无力,帝跪于床榻之前痛哭,文王留下遗言“我有一书童,唤于筱怀,与陛下御前侍卫樊宵堂情同意和,望陛下恩准,莫要像你我二人一般,后悔一生!”帝允,文王薨,帝下令停朝九天,封未央宫,以天子之礼下葬文王,户部侍郎不允,帝大怒,枭首示众,麒麟十年秋,帝大病不起,封平西王为摄政王,汾阳王为皇太子,麒麟十一年初,帝崩,举国哀痛。传闻帝临崩前,曾带病前往未央宫留下遗旨“朕此生唯负一人,陶阳,朕跪于太庙许下誓言,定当护陶阳一生喜乐平安,最后却是朕亲手将陶阳送出皇城。朕此生于国,于天下万民问心无愧,但于陶阳,却是一生都无法原谅自己”